無題170427

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4月15日午睡剛起,接到KP中心的電話,說我原本筆試沒能進入範圍,但有入圍的人因為不符合報名條件被剔除了,而我就替補進面試範圍。問下午能不能來進行資格複審。很意外。
3月20日,去參加了ZJ的CH所的專業考試,其實就是一道公文題,兩道面試題的書面化。結果比第一名差5分,面試又差了些,結果總成績差2分多,出局。
至於JT的KS中心,筆試、專業考試在同一個下午,成績不夠。
KW的KP中心在一個推友家附近,不難找。去了之後,屋裏大概六七個人坐著,說話也都很和藹。複審出來,接待的老師說,領導對我印象不錯,好好準備面試吧。
上週六去面試。第一個面試的崗位是財務,大概只有一個人通過考試和資格複審。第二個崗位是我應聘的,而我不出意外,又是面試順序的第一名。AJ的AK院,我是第一個面試,ZJ的CH所也是第一個面試。
為什麼我總是順序上的第一個?
AJ的AK院面試,我成績倒數第一;ZJ的CH所面試,成績倒數第二,一共就3個人。
KW的KP中心面試,我準備的比前兩場好些,一些情景題都總結出來了,也沒忘記鞠躬,沒有超時。雖然緊張,思維有暫時短路,但都圓上了。成績居然倒數第一,而且還沒過60分。
進面試前,中心的工作人員安慰我說,好好表現,領導對我印象不錯。
我也不知道為什麼。
我到底要試錯到什麼時候呢?父母沒有經驗可給我借鑒,也沒有關係可以幫我找到體制內的工作。
當初畢業,最開始想考上法大,然後去德國留學,定居。
後來,希望能考上法大,找個錢多的工作。
後來,希望考上985工科學校,找個錢多的工作。
後來,希望考上985的倒數第一名,找個體制內的工作。
後來,讀了在職,希望找個體制內的工作。
現在,我希望有個稍稍體面一些的工作,可以嗎?
大概我就要去超市理貨了,還不一定要我。
我也不知道將來怎麼辦,會怎麼樣。我根本搞不明白現在的世界,也不知道該怎麼生活。
我一天又一天地玩手遊,複習國考。
真的不知道能怎麼辦。能孤獨終老大概已經是奢望了。

無題1703013

上週也是神奇的一週。
3月7日下午接到電話,說明後天什麼時候有時間來TX面試。因為9日已經有面試了,就定在8日上午。
來電話的是位實習生,她說通知她打電話的主管只是叫我去面試,沒說要帶什麼東西,也沒說崗位有什麼要求。
其實我也不知道要應聘什麼崗位,媽拜託她同事幫我去TX托人聯繫找工作的,但覺得什麼崗位不重要,也沒有問清楚。我說不用了,TX不可能要我。她一定要試試,說她同事在霧霾特別嚴重的那天去的HR家裏拜託給我尋個工作,她知道TX工資高。
我說,我不想再做網絡編輯了,我討厭這個工作。
她和爸說,工資高,再辛苦也是值得的。你去考事業單位,一月也就四五千塊錢。
我說,我知道啊,我就是這樣了,沒本事,沒有辦法。
父母還是不能接受我這麼看待自己,也許只是他們不能接受這個現實。我並非從小處處碰壁,但是現在已經如此,否認也沒有用。
結婚找對象要有房的,然而北京的房價不可能承受得起。就連經濟適用房也買不起。畢業十年,手裏只有不到8萬塊錢,說給誰都不信。我掙得就是這麼少啊,就是掙不到錢啊。
為什麼你們都不承認。
他們先是讓我投A崗位,我說這個要輪班恐怕要上夜班,我承受不了。他們不同意,一定要我發簡歷。也許我就能死在公司呢?還能給他們掙來一些賠償金。然而因為我上一份工作沒有從事A崗位的行業,不要。
我說不要再讓他們找人了。沒兩天又說要我發簡歷。都不知道是應聘什麼崗位。也許他們沒這麼碰壁過,發就發吧。然而因为學歷低,不要。
我說不要再找人了,TX不要的。結果就在3月7日接到了面試電話。
實習生來電話通知,崗位、面試的情況什麼都沒說。這怎麼會要我呢,不過是要打發他們三番五次找人遞簡歷罷了。
8日上午按時到TX,那位主管一兩分鐘後過來了。我穿的是襯衣毛衣外套,他就一件短袖T恤。
他說,你知道現在有種說法是收到簡歷先丟掉一半吧,看都不看。我知道,要不是我媽同事這樣堅持不懈地遞簡歷,你根本都用不著浪費時間見我。
可是我不能說,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夠資格,都是他們一再托人推薦。只能裝作認真地應答。
他問得非常細,很明顯是想看看我這簡歷有多少水分,而不是對我的經歷有什麼興趣。
他說,你有沒有什麼真正喜歡做的事,哪怕不給你報酬。我一時想不出來能有什麼事這麼值得付出,另一方面沒明白他到底想說什麼,沒能回答。
他說,你要是特別喜歡打遊戲也可以,我們這裡也有遊戲玩得特別好的。
我想不出。我這個年紀面對的都是實際缺錢的事,怎麼會有無私奉獻的願望。只能說,曾經想在法律和網絡交界的地方找工作,但要麼沒過筆試,要麼沒有六級和碩士學位。
他說,你想的不對,你關注過多少法律的微信公眾號?我基本都不看,只想起一個最高人民法院。
他說,它們文章下面有評論嗎?我心想,大概沒有吧,要麼就都是那些不懂法又特喜歡指點江山的人留言。就說一般沒有吧。
他說,你可以自己做個法律的公眾號,跟別人互動嘛。我心想,也許他有我看不到的遠見,這是要怎麼掙錢?簡直比我合同制的工作還看不到頭。
他送我出去,說你這樣求職可能不好找工作。我說,那我是需要明白自己真正喜歡什麼是吧?
他說,不是,你換工作太頻繁了。
回到家裡,好想說你們堅持不懈地幫我遞簡歷,結果換來的是又一次當面羞辱。
然而我只說,他們不要我,換工作太多了,而且上份工作沒有相同的工作經歷。不要再幫我托人投簡歷了。

9日去ZJ面試,6點半不到就起床,8點半之前準時到侯考室,一直等到11點多才輪到。回家時候,發現皮鞋把腳腕的肌腱都磨破了。
還沒完,ZJ還有一場考試,時間未定。這週還有另外兩場筆試。

週五開始頭疼,一直疼到周日晚上才結束。

非常感謝FC2的工作人員!

當初註冊FC2的時候好像只有日文版,後來發佈中文版但是只能重新註冊,不能更換默認語言。
前幾天諮詢FC2是否有辦法把我的後臺設置改成中文或者英文,今天登錄發現已經都換成中文了!
真的非常感謝!!

無題170302

簡單寫寫昨天的經歷吧。
10月19日,給XH發送了報名表和簡歷。2月27日接到電話,問會不會來面試。
沒想到居然還會聯繫我,以為早就已經內定了,趕緊說願意來面試。對方說一會兒會發郵件確認時間地點,我繼續去理髮。2月27日,二月二,龍抬頭嘛。所以不是龍的話,永遠也抬不起頭。
2月28日,一整天基本都在準備資格複審和面試的材料。3月1日早上起得早些,先是去JTKS中心資格複審。通知上,複審9:30開始,我到的早,九點不到就在門口等了。複審完9:38,想趕緊回家換衣服、吃飯、準備面試。滴滴上打車,結果等了將近10分鐘才到。要是直接在路邊招手就好了。大概從這時候開始,一整天的運勢急轉直下。
到家感覺有點累,想躺一會兒,總共也不到5分鐘吧。趕緊煮麵吃,換衣服,忽然發現昨天沒準備腰帶,到處翻,好容易才找到。我還又想,穿正裝好難受,還是帶上便裝,等面試完了在車裏換上再回家吧,於是還帶上了牛仔褲和便鞋。此時已經將近十一點半,預計是十二點到XH,這已經晚了。怎麼辦,下樓時候還在想,到底是打車還是開車?猶豫一陣,還是選擇開車。這一天的運氣都表現在這樣兩個錯誤決定。
不知為什麼,手機地圖不顯示路況,我也搞不清哪裡好走,只能按照第一個導航線路走。結果非常堵。開到XH的時候已經十二點二十多了。我心想還好停車場不遠,應該沒問題。結果XH北面那棟樓的地下停車場出入口位置換了。原來西側是入口,我在街景地圖上看到的明明是入口,但到了跟前卻發現變成出口了!那麼入口在哪裡!完全不知所措,趕緊往前開,暫時先停在一棟高檔公寓的地下,然後跟XH的聯繫人打電話說抱歉會晚到一點,結果電話有問題,對方完全聽不清,我點掛機鍵卻沒有反應。只好等對方掛掉後再打。對方說,負責監考的老師已經去考場了,你是什麼分組?
分組?我完全不知道還有分組,沒有人告訴我。
對方說,那你先去筆試吧,已經開始了。
筆試?確認通知上只說有面試,電話裏也沒人告訴我還有筆試。
我知道沒可能到XH工作,哪怕他們把該說的都告訴我了,我也沒可能。但是我想,既然來了,積累經驗也好。
在地圖上查到的KY樓八層,沒有看到考場。我很客氣地問一個人面試的地方在哪裡,他說,你面試都不知道在哪裡嗎?你有沒有電話?打電話問。
第二次給對方打電話,問考場在哪裡。對方說我上錯樓了,是旁邊。我已經不想考了,這已經意味著XH這次求職經歷是徹底的災難了。我跟她說,既然已經筆試開始這麼長時間了,我實在沒必要考了,我放棄了。
對方說,為什麼要放棄呢?筆試不像公務員考試那樣;我自己也是新來的,既然來了就去考吧,當然決定權在你。
於是我去了。將近十二點五十進了筆試考場,屋裏大概十七八個人在寫。我拿到題就蒙了,一張卷子上有個9×9的數獨九宮格要填,上面已經填了一些數字,要推斷出空框裏是什麼;另一張卷子有三道題,第一題大概是校報頭版的新聞,要翻譯成英文,第二題是英譯中,講博士後帶研究生怎樣科研,第三題是人工智能的一段話,寫議論文。
寫什麼呢,數獨題猜出要填什麼了,但不知道該怎麼做。中譯英完全不會寫,議論文完全沒思路,只好寫英譯中,還沒寫完就到一點半收卷了。
交卷後,大家要去旁邊的大教室等面試。我在幹什麼呢,我在等什麼呢。我再待下去還有什麼意義呢。分組,這是要無領導小組面試嗎?我筆試大概10分都不一定有,我還要繼續留在這裡羞辱自己是為什麼呢。
一個人在垃圾堆旁邊爬久了就意識不到髒,但你把一簸箕垃圾倒他身上,他還是會很難過的。
我還是走了,第三次打電話給聯繫人,說我實在無法勝任,抱歉我走了。
開車出來,腦子裏什麼都沒有,出來沒有往西走,而是順著導航往東,後來就走錯路了,在北京站周圍繞了好久才上二環路。快到西直門出口的時候,變道晚了,旁邊的車逼停了我,大概也在罵我。我腦子裏還是什麼都沒有。這時候有電話打過來,是手機號,不認識。大概是面試考場的老師,我沒法接電話,只能在堵車的空當分好幾次寫完了短信發過去,也沒收到回信。到家旁邊,我想停車把車身上貓踩的印子擦擦,結果卻停到了操場邊側方位的空當。這又是一個天大的錯誤。擦完,我想能不能先想左往小花園的入口開進去一點,然後倒車掉頭,省得繞操場一圈進地庫,我好累。
但這麼一來,車輪被入口的水泥坡抬起,車輪前的車頭狠狠地蹭出一道印子。又要去4s店修了。這個位置已經是第二次蹭了。
到家覺得好累,想玩跑跑薑餅人,結果連連被撞,根本玩不下去。
如果能重新過這一天,唉,怎麼可能。

還是沒過

司法考試差41分,研究生考試差51分。
研究生考第七次,司法考試第三次。
之前在這預留的七年教訓還沒開始寫,大概這也是屢考不過的表現。
今天去應聘,踩著時間到的。這也是沒有競爭力的表現吧。
另外發現一個問題。之前的總結寫完就丟一邊,再也不看,教訓一而再再而三。

中午在家躺了好久,心裡難過,周身不適。越發覺得自己活在世上只是丟人現眼。

我這七年

週末考完再寫。
考研這麼多年,終於可以放下了。

舅奶奶 12:20

舅奶奶走了,12:20。願她老人家在天堂安好。
從昨天就想跟她說點什麼,錄音、請媽轉告還是發消息給表姨轉達。不知怎樣說才好,也就沒有行動。已經晚了。
舅奶奶,您好好修養,我會好好學習,好好生活,我們將來再見 ^_^
昨天睡得晚,今天起得早。北京晴朗炎熱,睡覺時28度,電扇定時,一停就會熱醒。
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還做了兩個夢。起先,夢見家裡陽台的綠植中有一盆將要枯萎的植物,矮矮的,黃綠色的莖葉間點綴幾朵小小的紅花。我正去澆水時熱醒了。後來的夢記不得內容了,只知道是個快樂的夢。
中午做了咖哩面,還在想把午飯的照片發給親戚,請他傳給舅奶奶看。飯剛吃完,媽卻傳來這樣的消息。
小時候,不知為何,父母教給我各位親戚怎麼稱呼,有些確實是錯的,後來我問,媽說,是怕我小時候搞不懂記不清。舅奶奶,應該是稱作舅姥姥吧。只是我一直稱呼她舅奶奶,換了稱呼,也許她就聽不到了。
舅奶奶,我們將來再見 ^_^

舅奶奶

早上,媽接到表姨電話,醫生說舅奶奶時日不多,言談中聲淚俱下。媽其實早有準備去照顧舅奶奶,於是當即說明天就去上海。
家裡有封舅奶奶的書信,我讀過,舅爺爺過世那年寄來的。加上長輩的回憶,未曾親見的人生浮現眼前。文革時候,舅奶奶因地主身份受迫害,舅爺爺對此卻毫不在意,與她結為連理。他們的幾個女兒都很勤奮努力。大女兒為了家裡能多些糧票,放棄了繼續升學的機會,留在縣城工作。 現在,其他的孩子都已在大城市安家。舅爺爺過世後,她去了好多地方旅行,在幾個孩子家生活,這些年隨前面提到的表姨定居上海。
舅奶奶曾任老家幼兒園的園長,很重視教育。媽說過,她小時候家裡窮,孩子多,農活多,讀書很吃力。生產大隊裡有些人責怪外公外婆,不該讓孩子讀書浪費時間,可舅奶奶卻很支持。
她最近一次來我家是04年五一之前。當時剛軍訓完到家就看見了她,她還監督我練鋼筆字,好像我還是小學生。當時覺得好笑又有點不耐煩,舅奶奶就安慰說,再寫完這一行,就這一行。
最近一次看到舅奶奶是年初在QQ上,媽跟舅奶奶和表姨視頻聊天。她還問我的考試怎樣,婚戀如何。可惜,我的狀況都很不如意。
希望舅奶奶一切平安。請一定平安。

還是累

2月快過完了,到今天還沒緩過來。
上一篇日誌是四個多月前寫的。這四個多月裏,我是怎麼過來的?似乎不太真實。
元旦請了幾天假,連成7天。前五天裏瘦了六七斤。
光是少吃東西還不夠,還得精神崩潰。
似乎是個笑話,不可思議。難道真的發生過嗎?
頭考試的晚上,姐姐來電話說不能放棄。收拾東西,早早休息,第二天居然身心正常了。
人的情緒有多神奇。你以為已經殘渣遍地,它卻可以神速修復如初。

這兩個月復習公務員考試,上個月底休息了將近半個月沒看書做題。經過前幾個月的折磨,精神已經很難集中。有趣,在公司可以高效復習,在家卻只能龜速翻書。學習環境的原因吧。家裏書桌前,安安靜靜地也很難坐得住,整個人好像尖叫著要離開這裏一樣。

春節前幾天,爹說為了托人謀個小公務員的職務得花一大筆錢,我無話可說。本來這就不是我想要的,怎麼可能會再接受強加於我的選擇。升學時候強加於我的選擇,至今難以釋懷。
年初的考試是瞞著他去的,沒辦法,我總得做點什麼。

從小到大,我都沒離開過這個家生活過。其實現在也很清楚能看到,大概以後還得繼續這樣下去。有時候我能清醒地意識到自己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,但無解。在這裏就是無解。

這四個月裏能說的東西挺多,地鐵、空氣污染、大雪,各種發生過卻又留不住印象的新聞。厭倦了。春節跟同學吃飯,其中有一位還執著地喜歡看各種新聞,挺意外的。
我煩透新聞了,無論是党國大業、核威脅、恐怖襲擊還是層出不窮的花邊新聞社會新聞和IT動態。
當年畢業,因為喜歡看這看那去了媒體,現在因為厭倦了毫無意義的資訊而決意離開媒體。
說“媒體”,我也覺得好笑,不過是複製粘貼罷了,倒好像自己辦過雜誌似的。
還會關注交通啦、天氣啦、本地生活新聞之類的,其他就隨塔馬去吧。

確實累了,說話都不想組織長段落。唉,還要寫申論呢,愁。

目前的人際交往還算滿意,各行各業都有,很受教。公司目前就仨員工了,兩個職員,一個財務。受夠了,考試結果一旦確定就走人。我覺得自己每天做的工作就是發佈垃圾資訊,那麼多新聞,其中絕大多數我們都沒必要知道,更沒必要讀什麼深度分析文章、看什麼圖表視頻。知或不知,於你我毫無損失,那何必呢。

考試前到今天,似乎又恢復了讀書的興致和耐心。日復一日地上網、聊天,曾經連雜誌社論都沒法讀完。這兩個多月在手機上讀完了四本小說和一本紀實文學。可以開始讀更嚴肅的書了。

後天週一一大清早要坐火車去南方參加表妹婚禮,週二回來,據說週五能出成績,週六又要考試。

如果要形容一下現在的生活,去年夏天在百望山的經歷再確切不過了:
原本想去地圖上的水壩,但地圖畫的就不大標準,方位似乎有問題;一路只有鳥啼蟲鳴,不見一人;走著走著忽然沒路了,斷路旁的地圖已經無法識別。呆的時間越久越害怕,不知前面有什麼,不知那水壩是否存在,也不知還得走多遠。

全記事表示

blog作者

Mooyu

Author:Mooyu
也許是因為以前沒來過地球,所以我才會這麼不適應……

Calendar

04 | 2017/05 | 06
- 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 - - -

Links

管理者ページ

My Album

>>> <<<

Clustrmaps / yearly

最新文章&回覆

計數器